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之声 / 媒体之声

媒体之声

[成都电视台]东方电气:装备制造业的国之重器

时间:2020-09-01    来源:神鸟知讯    点击次数:0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本页

       当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成为国家战略,地处两地的500强企业,如何看待正在升起的中国经济增长“第四级”?在大江大河的时代潮流中,这些企业如何与时代同行,与区域共振,与城市共生?本期聚焦装备制造业的国之重器——东方电气集团。

      作为“大三线”建设时期开始扎根西部的央企,在融入“双循环”,唱好“双城记”中,他们会如何再落子,再布局?在推进高质量发展中,企业面临的最大痛点在哪里?突破口在哪里?对于目前的营商环境,企业又有怎样的思考?近日,成都电视台神鸟知讯记者对东方电气集团副总经理张继烈进行了独家专访。

      东方电气:接受采访是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继烈,他给人第一印象是外表干净整洁,表达清晰干练。从1984年大学毕业,他就一直在这家企业工作,已经是36个年头,他开玩笑地说:“对于这家企业,我是从一而终。”

                                                                                   01 再落子 再谋划

      打开东方电气的产业版图,在京津冀板块,东方电气在天津设有风电研发和制造基地,因为我国的风力发电主要集中在北方。当然,选择天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天津的港口。“我们的设备主要都是大型设备,一般采用海运的比较多。”张继烈说。

       在珠三角板块,东方电气设立了东方电气(广州)重型机器有限公司,提供核电核岛主设备制造等服务,因为核电目前都是布局在我国沿海区域。

       在成渝板块,东方电气现在主要的产业布局在四川,形成了一批以东方电机、东方汽轮机、东方锅炉、东方风电为代表的“大国重器”企业。此外,东方电气为重庆提供了总容量接近1800万千瓦的能源装备,占整个重庆市装机容量超过70%,重庆在能源装备这一块,由于历史原因,没有大型发电装备的布局。在整个成渝地区,东方电气打造了涵盖6000家企业的装备制造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实际上,成渝两地的发展,是借助各自的比较优势,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一种错位发展。

      东方电气是从“大三线”建设时期就扎根西部的龙头企业。从1958年第一个企业德阳水力发电设备厂建立起,经过60多年的蓬勃发展,东方电气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发电设备制造和电站工程承包特大型企业之一,是党中央确定的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点骨干企业之一,是国务院国资委批准改制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

      成都目前是东方电气的总部。张继烈说,因为中心城市对资源的集聚能力比较强,所以现在我们布局基本上形成了这么一个格局。在总部主要是研发,还有像国际贸易、投资这一类需要人才聚集这方面的考虑,而制造业放在德阳,目前基本上构建成了一个成都研发、德阳制造的这么一个产业格局。

      发电设备重大技术装备的产业来看,东方电气在水电、火电、风电以及核电等等这些重大技术装备的技术水平,基本上都处在全球的一个领先水平上。整个东方电气从建立之初到现在已经生产了5.7亿千瓦的发电设备,相当于装备了占整个中国总装机的1/3。此外,东方电气向近80个国家出口了8000多万千瓦的发电设备。这个8000万千瓦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一个国家的装机量。

      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战略部署中,共建世界级的装备制造业集群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当历史机遇再次来临,对于东方电气这样的龙头企业,需要再思考、再谋划。

      今年4月,东方电气和重庆一家大型的国有装备制造企业重庆机电控股,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这份合作协议里面,实际上就是体现了我们优势互补,错位发展,推进协同发展的想法。

      在重庆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葛垚看来,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技术壁垒高、带动能力强,易于形成产业集群,可显著提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核心竞争力。

      成渝地区与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地区相比,拥有以下优势:人口优势、土地优势、装备制造业产业基础优势、战略大后方的优势。成渝双城经济圈要建设世界级的装备制造业产业集群,需要抓住“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机遇。川渝两地拥有很多优秀的军工企业和工业和制造业企业,借助夯实战略大后方的国家战略,做好军民融合这篇文章,承接从珠三角和长三角转移的产业链资源,形成产业集群。

      在企业看来,张继烈认为,川渝两地装备制造业的发展过程,错位发展和以点带面是很重要的。每一两地之间都要把自己的装备制造业里面的优势和短板要把它看清楚,把自己的位定好,这个叫错位发展。第二个方面就是以点带面,在装备制造业发展中,一定要注意发挥龙头企业它的带动作用。因为装备制造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它的产业链很强,往往一个龙头企业后面带着若干家协同配套的企业。

       东方电气在整个成渝地区,一共有6000家供应商。龙头企业带动配套企业,按照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协同发展,共同提升价值创造能力,这样一个发展思路,成渝两地的装备制造业就能够形成合力。

       “在传统的现在已经形成规模的产业格局方面,可能不会做大的一个变化。但是在一些新的产业方面,将来会从三个方面和重庆方面加强产业方面的合作。”张继烈说,“一个就是氢能和燃料电池产业领域,第二个就是在环保和资源综合利用这个方面。第三个就是在先进制造业这方面,形成双方新的合作,打开一个新的合作的局面。可能方面可能会做一些新的布局上的思考,充分发挥两地的资源产业方面的一些优势,在这种国家级战略布局层面下,这样是一种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

       氢能汽车是面向未来再布局的其中一块。现在东方电气主要是做的是里面的燃料电池,它相当于是汽车里面的发动机。而重庆方面,有汽车整车方面的优势,两者结合起来,推动汽车产业的发展,无疑也将会为打造世界级的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打下良好的基础。

02 有短板 求突破

      没有制造业就没有现代化。没有制造业,你可以成为一个富国,但是你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强国。而装备制造业一直被视为“国之重器”。因为本身关联度高,需求弹性大,技术集约程度高,也是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是各国工业化“永恒的主题”。

      成渝共建世界级的装备制造业集群,被写进了双层经济圈的战略规划中。在重庆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葛垚看来,高度发达装备制造业和先进的制造技术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标志。装备制造业的水平和现代化的程度决定着整个国民经济的水平和现代化程度。

      我国装备制造产业规模已经做得很大了,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在做强、做优上,有些方面跟国际的先进水平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到底哪些是薄弱环节,需要重点突破?张继烈也坦诚应答,和盘托出。

       在张继烈看来,从企业自身出发,基础材料这方面,还受制于人,有些产品品种方面,比如说一些基础元器件,我们是有差距的。其次,国际化经营能力不够。通用电气公司现在在全球的营业收入可以占到它总营业收入的60%,而我们仅仅只占到20%——30%,差距是巨大的。这个差距不仅表现在国际化收入这方面,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这方面的能力也是我们所不及的。第三,在人均效益这方面,跟日本的企业存在差距。日本的精益化生产做得比较好。

       “通用电气、西门子、日本三菱,都是我们奋起直追的目标。”张继烈说。

       奋起直追不仅仅是一个口号,关于对标世界一流,如何学习赶超,张继烈也给出了自己的思考。首先是要加强自主创新,重大技术装备,总书记讲这都是买不来、讨不来、要不来的东西,我们自己一定要自主可控,把技术上的一些短板要补上。第二,要用好我们成渝两地建设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机遇,融入“一带一路”,进一步加强我们国际化经营能力。第三个就是要从精益管理这方面来整个提高我们装备制造业的管理水平,夯实我们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双城经济圈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部署,有利于我们优化创新资源的配置,提升人才技术和资源的集聚效应,推动建设国家级和省级的创新中心,使我们成为综合能源解决和先进制造业创新的一个策源地。”张继烈说。

03有未来 有期待

      成渝双城经济圈全面推进公共服务一体化,为企业带来了实在的利好。

      “我们是一直扎根在巴蜀大地的一家中央企业,这几年我们特别感受到了整个营商环境很大的一个改变。各级政府,特别是成都市委市政府,对东方电气极其地关心和支持,在产业发展、人才落户等很多方面,为我们排忧解难,就这个方面是很大的。”张继烈说。

      围绕打造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的目标,从龙头企业的角度出发,张继烈有两点期许。

      第一,希望为创新提供更加好的政策环境。重大技术装备发展到现在,像东方电气遇到过的发电设备,有很多关键技术,别人不会给你,你只有靠自己除了希望能够和地方的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密切联系,从产学研的角度组建一些联合体,还希望能够从政策上,解决人的创新的动力问题。

      “创新的关键是人才,重点解决科技人员的科技成果,怎么能够体现它的价值,是否考虑发明创造作价入股等形式。在改革在创新这个方面,还应该大胆地试、大胆地闯,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张继烈说。 

      第二,希望政府支持和帮助中小企业发展。产业集群是一个产业链生态圈,它不仅是龙头企业,也有很多中小企业,东方电气在整个成渝地区有6000家的中小企业提供供应配套服务,这些企业它从数量上看,占到我们整个集团,可能是供应商数量的大概是2/3,但是目前提供的价值总和还不及整个长三角地区。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成渝地区的很多中小企业,目前还处在供应链的中低端的环境。

      “希望从政策方面引导和支持鼓励中小企业,培育中小企业里面的高精特尖的隐形冠军和瞪羚企业,共同促进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协同发展。”张继烈说。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东方电气很早就在拓展海外市场,大型装备产品和服务出口到近80个国家和地区,创造了中国发电设备出口历史上若干个第一。

      2019年,东方电气集团取得利润总额17.6亿元,GE出现亏损,但这也并不意味着GE在竞争中处于劣势,GE、西门子的基础依然雄厚。2020年第一季度,东方电气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率先复工复产,第一季度呈现出平稳的增长态势。

      剑指世界一流企业,东方电气很清楚自己的短板在哪,如何着力。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奋起直追,想想就觉得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张继烈说。

       正是有这样实干者的执着和努力,我们看到了成渝这片热土未来的机遇和信心。



pk10开奖网站